从演奏家到“阮痴” 57岁的冯满天经历了啥?

从麦肯锡2015年发布的《2016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来看,随着消费者越来越成熟,变得愈发挑剔,普遍性的市场增长时代逐渐走向尽头。由此看来,要想赢得市场的认可,你需要从清楚认知消费者的真实诉求出发,为其提供适合的商品或服务,吉他行业也不例外。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29日电“古调何人识,初闻满座惊。”多年以前,大诗人白居易听到一场阮咸演奏,写下了上述脍炙人口的诗句,描述音乐的动听。“阮咸”即阮,现在,这种乐器和它奏出的曲调,已经少有人了解。

图片 1

但在与之相伴数十年的演奏家冯满天看来,阮自有价值。他希望在此后的时间里,将阮推广出去,并进一步追寻其背后,中国音乐那种独有的“道法自然”体系。

但是有别于部分行业的是,吉他不仅仅只是一个商品,一种乐器,它也是一种艺术的存在形式。吉他源起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是它的鼎盛时期。

图片 2

1800年前后,全新的六根单弦的吉他以其清晰的和声及调弦方便等优点,很快得到了几乎全欧洲的青睐,吉他的黄金时代终于到来了。

冯满天。邢小叶 摄

而如今,让人感到难过的是,放眼国内的吉他生产产商,几乎全是只把吉他当成一个流水线上的物品,并不存在其它情绪,更不必去提了解吉他,会弹琴了。

一场“任性”的音乐会

且不说吉他生产商,普遍民众对吉他的认知也是停留在拨动和弦弹唱的乐器,对于吉他,极其所承载的内在文化和历史,几乎一无所知!这一点刚好跟G牌吉他的企业文化相反,严格要求所有人员都必须了解音乐、能都弹琴之外,更要扎根于吉他文化研究,不断进行自我提升。

北京东三环的一个繁华地带,冯满天用来排练的一间小屋就在此处:先得走进某家商场,再乘电梯到地下三层。小屋与地下停车场在一块儿,他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提到,闹中取静,其实也是一种修行。

图片 3

最近一段时间,冯满天几乎每天都要来到这里排练。今年4月底,他将和搭档们开启全国巡演,音乐会的名字叫“山下山上”。第一次听到的人多半是一头雾水:这有什么寓意啊?

其实,它是一个有温度、有情怀的存在,只要你妥当对待它,它能和人一样,在时间的沉淀和淬炼下,便有了主人的精气神,越来越耐听。

不光名字难懂,在90分钟的演出中,冯满天与笛子演奏家丁晓逵、音响师沈恬等一起,将约20种传统民族乐器与世界打击乐合体,包括中阮、大阮、梆笛、曲笛、洞箫、埙、水晶钵、中国大锣……令人眼花缭乱。

吉他之所以越老越耐听,除了经年累月的弹奏,使得吉他各部分之间相互作用得更为协调和紧密,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木头会随着时间愈合,从而在化学和物理性质上都发生较大改变。

上半场《山下》演出中,冯满天则将阮与民谣、摇滚、戏曲等多种艺术形式融合,以音乐表达喜怒哀乐的细微情感。其中,一边弹奏阮,朗诵唐诗,有点儿“诗配乐”的意思。

而G牌吉他经过对制琴工艺和吉他文化长期且深入的研究过程中得出了结论,通过反复测试,总结出了可以长期执行的经验:通过对面板进行烘烤处理,让新琴提前获得老琴的大而开放的音色特质,使得琴体在动态响应、声音反馈上等都更为敏锐。

下半场
《山上》则是没有乐谱的即兴演出,完全靠乐队成员之间的默契、以及乐器间的旋律呼应来完成,而且还会关掉灯光,营造30分钟的“全黑现场”。冯满天希望,借此表达一种“忘我”的境界。

在严格制琴工艺及选材,并不断进行技术革新的基础之上,G牌吉他不断进行自我颠覆,2018年推出了具有强烈艺术感和文化感的美术馆系列。其中包含献礼青春的美术馆一号“色彩”,以琴礼致敬艺术的美术馆二号“殿堂”,以及承载历史的美术馆三号“时光”,并于2018中国国际乐器展精彩亮相。

“中国古人说,乐由心生。音乐原本就是要用耳朵来听的,现在的一些音乐会,演奏者太多的肢体语言反而会干扰听众。”在冯满天看来,闭上眼睛,用耳听、用心听,才能沉浸到音乐中去。

图片 4

不用乐谱、没灯光的音乐会……有人说他的理念过于“先锋”。冯满天不太赞同,“随性和即兴是中国传统音乐最初的态度,我要寻找的是中国古代音乐自身的价值,这明明是‘复古’啊”。

“青春就是所有不一样颜色的个体碰撞在一起”,美术馆一号是G牌吉他献礼青春的作品,用不一样的色彩代表生命的不同时段。

复原“古阮”的阮痴

用最耀眼的颜色来展现青春的活力,以及生命在这段时间里的精彩。用强烈的色彩碰撞展现出意气飞扬的年华,为青春增色,让梦想发光!

如果说,冯满天对音乐的表达方式让普通观众一时难以理解的话,那他对“阮”这种乐器的喜爱,即便在行内演奏家中,都很少见。

图片 5

图片 6

而在今年十月份推出的美术馆二号“殿堂”不同于美术馆一号“色彩”,在结合音乐与美术的基础之上,更是融入了对中西方古典文化与现代文化的艺术思考,提炼出其中的文化精髓和艺术经典元素,将其呈现出来。

冯满天弹奏阮。邢小叶 摄

图片 7

“阮是一种挺古老的民族乐器,最早起源于公元前300年左右。”每次跟人提起阮,冯满天总是双眼放光。他特别喜欢阮在汉朝时期的名字,“那时叫汉琵琶。外国人叫它‘月亮吉他’”。

美术馆三号更是一部剧作的结合体,是美术书、名画集,像极了时光隧道,让吉他爱好者在享受吉他音乐带来的美好的同时,感受来自艺术和时光的力量!

从十多岁接触阮开始,冯满天已与之相伴几十年的光阴。他在演出中发现,现在乐团使用的阮,并非是古阮的式样,一些不当的结构设计反而限制了乐器音色与音量,于是决定自己制琴,复原古阮。

翻书查资料、拆琴观察、拜访制琴师傅……足足琢磨了七八年,以四十多把失败品为代价,冯满天终于制作出一把“仿唐隐孔中阮”,找回了古阮音色和音量。为此,他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阮痴”的绰号也就此流传开来。

“假如我正在弹琴时别人跟我说话,我几乎是听不到的,满脑只有阮和音乐旋律。”有人说冯满天为制琴吃了很多苦,但他自己不觉得,“也许在物质上是这样,但在精神世界里,我是快乐的。阮让我的生命有了价值和意义”。

某种程度上,“痴”对冯满天来讲是个褒义字,“这代表着一种很单纯的热爱。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应该有‘痴’,但很多人找不到它。我很幸运”。

民族音乐还能这样推广?

虽然阮有着“月亮吉他”的别名,但阮在国内实际上却远不如吉他吃香。一个最平常不过的证据便是:大学宿舍里常能见着吉他,但很少见到阮。

冯满天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开始尝试用各种方式证明阮的魅力,将这种民族乐器推广出去。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冯满天曾和几个朋友组成了一只乐队,玩摇滚。他从这段经历中获得了灵感,想要用阮来弹奏摇滚乐、爵士乐,并与其他艺术形式结合,“我想告诉大家,我们自己的民族乐器阮很厉害,有能力完成世界上所有的音乐形式”。

图片 8

冯满天讲述自己的音乐理念。邢小叶 摄

2014年,在参加《出彩中国人》比赛时,冯满天将“试验成果”搬到了舞台上。他先后为观众呈现了《花房姑娘》、《你的眼神》等,并最终凭借一曲《乡愁四韵》夺得了该节目的总冠军。

“我还一直研究对阮做出改良,比如通电。就是有了电吉他后,吉他才得到更大范围传播。”这一系列新尝试曾经招来争议。对此,他说,别人怎么评价,自己不在乎,“本来就是见仁见智。我只想推广民族音乐”。

“心心相合即为乐”

复原古阮,改良现代阮,举办公益讲座推广阮……一路走过来,现在的冯满天,已经57岁了。

他在弹琴时还是习惯闭上眼睛,为的是让自己进入一个安静、广阔的空间,另一个放松的维度,“你看古人都在外边听琴、弹琴,都是特别自然没有干扰的状态。我演出的时候,脑海中也只有音乐”。

“吃饭睡觉弹琴听音乐,我的生活里只有这些,一年中没几次在外的饭局。”冯满天不擅长应酬,就连一场采访也特别容易被他带跑偏:说着说着话就开始拨弄琴弦,“你听听,多好听?”

在以往的基础上,冯满天又开始新的探索:“山下”音乐即是对中国古乐“医心”之用的当代尝试。如元代名医朱震亨说:“乐者,亦为药也。”

“音乐诞生时是为了医心,就像身体出了问题需要吃药。古代的‘樂’字也读yào。”冯满天说,“阮其实是一把钥匙,打开你的潜意识,让你通过音乐获得心灵的平静。”

他说,希望自己到了八十岁时还有如此冲淡平和的心境,还能弹奏阮,“所谓心心相合即为乐。中国古乐里有许多值得继承的文化价值,我就应该去找寻它。这辈子干这事儿,值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